追蹤
新家成果報告
關於部落格
還是開個版記錄一下裝潢心得好了
  • 506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兒童到底需要什麼房?(一)

裝潢時我收集了好多喜歡的圖片,腦子裡不斷幻想新家要怎樣。現在有布置小孩房這個新任務,我卻沒有當初興致高昂。想了想不外乎以下原因: 1.整個房子要裝潢的話,一切都有可能;但只有一個房間要布置,不但範圍被限定,裝潢也不可能重做,能發揮的空間有限。 2.小孩房間原本當作客房,本來就有家具和鋼琴,再利用比重買來得可行,因此又會受到某些限制。鋼琴就佔去一面牆,目前我看到的小孩房圖片裡,沒一個有放琴的。 3.小孩需要的東西已經用掉夠多預算,所以用來布置的預算更加有限。 而且布置兒童房這個念頭,實在很容易得到親友們「啊反正最後就是堆滿玩具給他玩,有什麼好布置的」這種回應,著實令人害怕:不是害怕親友們的好心建議,而是害怕自己興致勃勃地弄了半天,最後真的只是個堆滿玩具的房間。說實話自己的習慣容易控制,也容易堅持自己生活的空間要怎樣,但現在說難聽點,我可是要干涉另一個獨立個體的生活空間配置。雖然我沒有討好孩子的意思(畢竟他要分辨喜好和需求還要過好一陣子),但一廂情願地用自己的想法規劃他的生活,好像也失之武斷。我怎麼曉得他喜歡藍色綠色還是粉紅色?我怎麼曉得他需要多少衣櫃,多少小椅子? 令人慶幸的是,拿這些問題問他,或許他自己也不知道。於是在他知道之前,我可以理所當然地暫時支配一下他的房間該怎樣。 我比自己想像中還在意兒童房的規劃。不是因為堅持家裡要美麗舒適,而是那或許關係到孩子重要的記憶,起碼對我而言是這樣。小時候我和妹妹共用一個房間,四周牆上都貼了粉紅色的水滴娃娃壁紙。我們還太小,大約六七歲,壁紙是我父親選的。在我才學會畫畫,懵懵懂懂的時候,那些姿態各異的娃娃,吸引我拿著描圖紙描了無數次。撐著雨傘的,低頭走路的,每個娃娃都住在一個橢圓花樣的框裡,上頭有漂亮的緞帶。那些親切溫暖的粉紅色,就是童年的象徵,二十幾年之後想起來,依舊覺得她們好美好溫柔,像永不褪色的夢。 我們各有一張從海軍艦艇上搬來的水手床,也是父親在船貨拍賣時選的。那是下面有兩個大抽屜和一個推拉櫃的實木床,抽屜放我們的衣服,櫃子放我們的玩具和圖畫紙。船上用的家具自然得又堅固又省空間,拿來當兒童家具最適合不過。我們有樣式相同,紅藍各一的迪士尼床組,於是紅的是我的藍的是妳的,兩個孩子各自有各自的家。四面牆擺床用去兩面,琴用去一面,剩下一面擺兩張書桌,中間是我們胡鬧的空地。我們最喜歡的遊戲是拿椅子和棉被搭起帳棚,當作絨毛玩偶的家,在屋子裡再建出屋子。 搬新家時我們吵著各要一個房間,父親讓我們自己選喜歡的顏色。裝潢時我們也跟著監工,我第一次看見書桌用的藍綠色就哭了,說我要的不是這個。父親拉我在還沒裝上門的大衣櫃前坐下,安慰我,要我別哭,再選就好了。於是他要設計師先停工,重新選過壁紙、床頭壁布、衣櫃貼皮的花色,再讓我去設計師工作室看過,我說喜歡了再繼續。 設計師重新選了好多種漂亮的蝴蝶,我喜歡極了。 搬家那天我才看見房間的花鳥吊燈,一點也不喜歡,我喜歡妹妹房間簡單的燈。父親沒多說什麼,只說明天就找人來換。於是隔天,我就有一個和妹妹幾乎一樣的燈。 自己有了新家,才曉得裝潢是件多麼繁瑣,多麼擾人的事。這個誤解了做錯,那個送來了不對,都可以讓人失去耐心。我終於知道原來自己多麼被疼愛,父母預算有限的時候,我有漂亮的壁紙和水手床;父母手頭寬鬆的時候,我可以任性地決定自己房間要怎樣。或許現在有更美更好的壁紙和裝潢,但想到他們這樣用心,毫不吝惜為我們創造值得回憶的空間,我到現在都還覺得感動。 我先生記得他們三兄弟住一個房間,有上下舖。男孩子就喜歡爬上爬下,和弟弟們盡情玩耍是他快樂的童年記憶。我們記得的童年並不相同,但那個小小的我或小小的他住過的房間,卻一直留在我們心裡。雖然現在的我們不是什麼超級富豪,但如果能為孩子用點心思,或許某些部分會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,成為他重要的回憶。 我父親和他小弟都過世了,於是回憶裡的房間,永遠只能在回憶裡。 孩子喜歡什麼,父母不能左右,但在這個充滿太多鮮豔顏色和聲光刺激的社會裡,我想為他準備另一個寧靜溫暖的選擇。或許如同我那實際的大學室友所言,孩子就是喜歡俗豔的東西,這我使不上力;我能做的只是在他還不知道如何選擇的時候,給他一些溫暖的記憶,也許他會像我們一樣,在長大後的某天,想起那個童年時候的小房間。即使孩子們一律喜歡配色拙劣的卡通人物,我也得為自己曾經有過的童年,做好重溫舊夢的所有準備。 圖:雖然現在覺得睡上舖很麻煩很壓迫很危險,但小時候我最羨慕同學家的上下舖床。如果有個圖片裡這種又要爬上去,又有簾子的小空間,我一定會驕傲得飛上天。 但誰曉得孩子喜歡什麼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